竹柒安

岁月偷我好梦,难偷与你我情有独钟

你是我的诗与远方(八)

终于从南京回来了,好他妈累啊。可是我还是如此敬业的更文,快夸夸我

(八)

 蝉还在窗外叫个不停,不知劳累。仿佛要把这十几年埋藏在地下的情绪一起迸发出来,就像经过压抑之后又解放的初生的青春,克服了人生第一次考试便欢呼雀跃的在新天地里横冲直撞,灿若朝阳。

 

正如这孜孜不倦的青春,有着大把大把说是最美好的时光,却是最迷茫懵懂的年纪。

我已经正式的迈入高中,重新开始一段奇异之旅。

刚步入高中是最好的,带着一身稚气却又假装成熟,急于摆脱少年滋味,那是最好的感觉就是来自这种慌张又忙乱的氛围。

 

也不必去担心让人窒息的高三,因为距离它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随意的在这鲜衣怒马的年纪开头着手画上一抹或浓或淡的鲜绿。

这样热血又矛盾的年纪使得一份份陡然的生机勃勃跃然纸上。

啊,今年的夏天好像格外的热啊。

我站在指示牌前比比划划愣是找不到教学楼。

“什么鬼学校,做这么复杂。让我这个路痴怎么办啊?”抬脚就想往指示牌上踹。
“同学,不能破坏校园公物。”

突然横在面前的身躯令我吓了一跳,点着对方的胸膛往后退了几步:“这位同学,说话不用靠这么近的。”

 

眼睛往上扫,对方看着很瘦但是个子却迫着自己。

嗯,不好对付。

 

“我是找不到教学楼,气急了才那样的,我要迟到了。”说完还颇为夸张的踮起脚把手表送到他的眼前,用手指“咔咔”的戳着屏幕。

 

缩回身子,放软了声音,“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对方笑了出来,伸手抓住我的手腕。

“我带你去啊,让学长帮帮你。”

 

我看着那只毫不客气的手,白眼都快翻上天灵盖了。

 

“学长,您看我今个儿配合的可还行?”

 

王俊凯的虎牙着了凉,笑纹也出来溜弯子。

“特别行,我家源哥最棒了。”

 

我特别不在意的撇撇嘴,“你也不看看是谁。我真的不知道我那时为什么要答应你这个幼稚鬼的要求。”

 

事情是这样的。

 

“王俊凯你不要再拿游戏诱惑我了!要开学了我要预习了,我要争做社会主义社会的五好青年。”

 

王俊凯把我拉到他的胸前,用胳膊钳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轻轻抚上我的头顶摩擦我的发丝,语调特别像资本主义社会时的大地主。

“小王同志你还是屈服吧,命运已经扼住了你的咽喉。”

 

“是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命运扼住了我的咽喉,我就去挠命运的胳肢窝。”

我特意拖长了语调,看谁比的过谁。

 

“你怎么变得这么可爱。”王俊凯的胳膊稍稍有些松的迹象,我就赶紧逃了出来。

 

刚才我的下巴死死磕在王俊凯的胸前,再不出来我估计要窒息而死。

 

“你为什么一点学长的样子都没得?居然诱拐学弟打游戏,你的良心不会痛么?”我学着表情包上的小鸡捂住了心口。

 

“谁说的,你放心开学的时候会让你领会领会你王学长的风采的。”

说!是谁允许你这么不要脸的!

 

“那小的斗胆问一句王学长打算怎么展现你的风采呢?”

 

“我们学校很大的,你肯定看不懂地图。然后我就当志愿者去照顾照顾你这可怜的小学弟喽,谁让我习惯的对你好呢。”

 

我换上标准的微笑,“那我拭目以待,马上,带着你的耀耀滚出我的房间。”

 

可是现在,我看着前面王俊凯的背影突然开始有些庆幸。

 

还好你还无所顾忌的对我好。

 

虽然,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改变,但是我却知道总有一天会改变。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发现真相,也许永远不会,也许就在下一秒。

 

那种盲目感总在我感到目前安宁和谐时蹦出来敲碎我自以为的安稳。

 

王俊凯带我拐进了一条小道,两旁的树木很多,枝繁叶茂。青翠的树叶好像王俊凯看着我时那温柔的眼神。

 

我踩过他们在地下斑驳的碎影就像走过心中明明灭灭的悲喜。

 

“王源儿,教室就在那里,快进去快进去。”

小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他走完,他站在尽头,因为没有了树木的遮挡阳光如数泼了他的全身,他的笑容融化在阳光了,特别好看。

 

“来了。”

我向他的方向跑去。

 

至少,现在你在我身旁。

评论
热度(3)

© 竹柒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