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柒安

岁月偷我好梦,难偷与你我情有独钟

你是我的诗与远方(七)

最近要期中考试了,所以更的很慢。见谅啊~o(* ̄▽ ̄*)ブ

(七)

“想什么呢?”王俊凯一巴掌拍在了我的后脑勺上,真他妈疼。

 

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怀旧!”

 

“你又不是有多老怀什么旧,走啦。”王俊凯拉着我就走。

 

“别别别,我还没吃完呢。老板,打包。”临走时我又塞了几串在嘴里。

 

“老王,我们去哪啊,我家在那边。”我指着另一头,手中的塑料袋随着我手的动作呼啦啦作响。

 

他看了看不远处的停车场,“我去拿我的自行车,你就在这等我,别拎着袋子瞎跑,沉不沉啊。”

 

我把袋子往下一丢,“快去快去。”

 

天一点点阴沉下去,墨色的云层一点点沉淀下来渲染了一种浑浊的暗寂,雨却迟迟不肯来,躲在幕后诡笑着,阵阵风吹的浑身发凉。

 

这王俊凯怎么回事啊,不就推车嘛。

 

我拎起两袋子烧烤,发现他在许许多多的自行车中一动不动。

“喂,你干嘛呢,要下雨了,不是推车么。”

 

“我......

“我车找不到了。”

 

我斜眼看着他,装作一副气愤的样子:“你太令我失望了。”

“废话少说,快找车。”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靠谱。”虽嘴上这么说,可眼睛还是四下搜寻。

奇怪,车不就在他旁边么。

 

“在这。”

 

如果我知道王俊凯的车技还是这么不靠谱,打死我我都不坐。

 

“你慢点,把握方向。”我坐在后座,手里拎着烧烤,没有另一只手来扶座位保持平衡,整个人东倒西歪,狼狈不堪。

 

我说我来骑,王俊凯死活不干。要死的自尊心。

 

“你笨不笨啊,把烧烤放到怀里,用手搂着我。”

谢天谢地,终于平稳了。

 

“你说什么?”

 

王俊凯没有回头,只是放慢了自行车的速度。

 

“把烧烤放怀里,用手搂着我,保持平衡,当心摔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开什么玩笑,你忘了上次。”

要不是为了让王俊凯打消这个荒谬的念头,我是不会提起上次的事情的。

 

那次,王俊凯等我一起上学,我看了看还黑着的天,又往被窝里缩缩。

 

“再不起来要迟到了。”王俊凯靠着我房间的门框上,陈述句的语气,眼神却充满了命令。

我闭上眼装作没有看见,王俊凯这小子直接拉我被子,不可容忍。

 

拉住他的手臂就床上摁,手去够那人的腰,王俊凯一个闪身躲过了,扯出手臂。
“再不起来我掐你。”手抚上我的后颈。

 

王俊凯你手怎么这么冷。

“别啊老王,我立马起来,绝对服从党的指挥与命令。”

 

等我和他下楼时,我从院子里退出车子发现车胎瘪了。

我傻眼了,“怎么办?”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来不及了,你坐在我车后座,我载你。”

 

我想也没想就坐下了,为了安全起见,我特自然的楼住他的腰。

 

一路上路人看我们的眼光非常奇怪,一些女生看到我们捂嘴偷笑,都在瞎想什么。

我没有松手,我怕王俊凯误会我真的有什么。

他总觉得,坦坦荡荡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王俊凯猛地一刹车,抢过烧烤丢到我怀里,拽着我的手放到他的腰上。

“多事。”

我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却偷偷弯了嘴角,无耻。

 

其实我巴不得全世界都误会我和他有什么,之后我就可以留在阴暗的角落留一丝幻想。但是我又怕给他带来什么困扰。

你看,什么事一牵扯到他我就要拉扯好久。

 

 

终究雨还是没有下,路灯一盏盏的亮起来。

我别过头看地上的影子,倾注了我所有的想法和愿望,它们在我的身体里有一场拉锯战,我不知道这场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也许明天,也许以后。

 

在这战争没有结果之前,我只能忍,克制自己不去和他说,我还希望他在我的身边可以留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忍字头上一把刀,

我心甘情愿的把这刀对准自己。

评论
热度(1)

© 竹柒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