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柒安

岁月偷我好梦,难偷与你我情有独钟

你是我的诗与远方(四)

啧啧啧,这章好像挺长的

(四)

暗蓝色的天光被很旧很旧的风吹的迅速变浓,执拗的雨滴追究还是飘摇着步伐,被地心引力拽到了地面上。

我举着伞,站在王俊凯的教学楼旁。

 

他们高三怎么还不下课?不知道有人在风雨中等他们放学啊。

就在不久前,我接到他妈妈的电话 。
“源源你带伞了吗?”

我感到有些没头没脑,“阿姨,带了啊。”

“小凯他今天出门走的急,忘记带伞了,你能不能顺路把他送回来?。”
“好啊。”我语气雀跃。

正合了我的意,这下找他就光明正大了。

校园里的路灯都已经亮了,在黑漆漆的路上投下一个又一个昏黄的影子。
一盏,两盏,三盏,四盏……我走过一盏又一盏的灯下,走到离王俊凯班级最近的路灯下。
满怀欢喜的等着他。

可是,我没有想到我去找王俊凯会看见温婉。
他和温婉说说笑笑的共撑一把伞,走在路上。

他看见了我,想要过来。可是温婉拉住了他,不让他过去。
“下雨呢。”她说。

她紧紧的拉住王俊凯的衣袖,不松手。

我也感觉有人紧紧的攥住我,脚变得异常沉重,双唇紧紧的抿在一起,我用力扯着嗓子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王俊凯冲我招手,我挪到他们的面前,保持一定的距离。

“阿婉姐,小凯。”

“王源儿你怎么来了?”

我机械性的解释,“你妈看你没带伞,叫我带你回家。”

看的出,我说这话的时候,温婉有些焦急。

“不过有了阿婉姐,就没有我的事了,你真会给我减轻负担啊,再见。”我冲他挑挑眉。

 

之后没命的向前跑,不顾他在后面怎么喊。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我早就该想到下这么大的雨,温婉一定会和他一起打伞的,她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怎么可能。

我还傻瓜似的等了他那么久,以为有了他妈妈的委托来找他就光明正大了。

可现实不是这样,我说,那个叫现实你怎么总是给我一巴掌呢?

我狼狈不堪的躲开他,心里难受的发紧,五脏六腑好像都挪动了位置。感觉有人在我上次还没完全愈合的伤口上又刻了一刀,疼的浑身冰凉。

王俊凯,不是你刻的,你也是那个递刀子的。

我算是知道了,我于他来说就是是一盏路灯,只能现在照亮他,陪伴他,可是以后陪伴他走光明的路程的更本就轮不上我。

可以是温婉,可以是小红,可以是小花,可以是他认证的路人甲乙丙丁,但永远不可能是我。
因为一但光明了,太阳就出来了,路灯就归于黑暗里了。

 

“王源儿!”我正靠着石头喘气,就被人狠拍一下。

我说王俊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用力,换了我,你看还有谁受得了。

我把手覆在胸口,脸色煞白的朝他翻白眼。
“阿婉姐呢?”

他没接我的话,“你脸色这么差,没事吧?”说完就要摸我的额头。

我急忙躲开,“你看我年轻力壮能有什么事啊?”

“你怎么来了,不和阿婉姐一起走了?”我语气微微有些上扬。

他眯起眼死盯着我,“还不是我看你跑的那么急怕你会摔跤才跟来的。就叫阿婉先走了啊,你个死小孩。”

“怪我咯?”我拿手指着自己的鼻子。

“不然呢?”

我看了看他湿了的衬衣,“阿婉姐没给你伞?她家离学校不是挺近的吗?”

“还不是为了追你。”他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走吧,回家吧。”他拉了拉我把我拉到伞下。

“你就这么抛下阿婉姐,不怕她生气?”我微微仰视他。
他目视前方,“她生什么气呀,你什么时候见过她生气了。她脾气好的不得了,哪像你,总是炸毛。”
“是是是,我总炸毛,就你家温婉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我承认,我看到他来时心里是高兴的。

我看见他时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的每句话都能牵动我的脑神经,他的每个动作都能让我起波澜。

现实你这是干嘛,打了一巴掌再给一颗糖?真会玩。

我想明白了自己对于他来说是什么又怎样呢?

我没有办法做到无视他,远离他,他就是是电,只有他在的地方我才会发光。
我知道这会毁了自己,也许这时改还来的及。

我说的是,也许。

他就是万丈深渊又何妨,我照跳不误。
因为他那样的万丈光芒,我怎么忽视。

评论
热度(3)

© 竹柒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