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柒安

岁月偷我好梦,难偷与你我情有独钟

您的专车司机已已已到达2


Chapter 2
“王源儿,我们有缘再见啦。”

王源突然就醒了,头疼的厉害。依稀记得在同学聚会上喝醉了,然后叫了一辆滴滴打车。整个过程中最清晰的就是那个司机的脸,和他叫自己名字时那微微上扬的儿化音,舌尖划过上颚吐出一个饱满的音节。

叫什么凯?

好像还扶自己上了楼,真的是年度最佳好人。

叫什么凯来着?

哦,临走的时候还特地轻轻带上了门

他叫什么凯?

王源坐起身,掏出手机,手机通讯录里接入的最后一通电话上并没有那个凯的名字。

我们根正苗红的王同学秉着一定要道谢的原则拨通了这个“好心”司机的电话。
“喂,您好。”

“小凯?”嗯,不知道真实姓名喊昵称应该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吧。

“王源儿?”刚刚睡醒的王俊凯低低的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刚睡醒摸了电话正迷瞪着呢,小兔子悄咪咪邪恶声音炸的他睡意全无,嘴里像是含了跳跳糖,蹦的他牙都苏掉了。

“谢谢你昨天送我回来。”

“酒醒了吗?头还痛不痛?”

“嗯?”

王俊凯意识到自己问的有些过界,明明只是司机与乘客,下意识的扯了谎。

“就是昨天你在车上说头疼然后还吐了我就先问问你好些了没有。”解释虽然蹩脚但却也把之前莫名其妙的气氛盖了个严严实实。

“我居然吐在你车上了?”语气有些惊慌失措。

“不是,王……”王俊凯没想到自己随口扯的慌王源居然当了真。

“啊,真对不起。洗车钱我会陪的。”
本来就是莫须有的事小朋友的认真让王俊凯觉得好玩,你说这小孩怎么怎么怎么就这么相信别人呢。
“你不用赔的,真的。”

“不可以,我必须赔,这个我必须负责。”

王俊凯脑子里突然就浮现了男孩子眨着眼睛一脸严肃正经的小模样说“这个我必须负责。”

“那你就请我吃饭吧,嗯?”好听的鼻音从电磁波的那头传到这头,王源像是被电了一下,整个人都有些酥麻。

可他妈竟然鬼使神差的应了下来,“好。”

直到挂了电话才反应过了,嗯那洗车钱改成请他吃顿饭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无非就是前者只需要一个支付宝账号在发达的今天面都不要见一下就解决了,从此以后没有任何关系,毕竟B城这么大想要遇到一个曾经搭过车的司机应该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知道你的姓名也没有什么关系,无非不就是你再也见不到他这个好看的司机而他也见不到那个可爱的乘客,仅此而已。

而后者,啧啧啧。
你和他需千辛万苦(?)调出时间择出一个良辰吉日(划掉)坐在一起高高兴兴的吃饭,然后你和他可能会因此而成为好朋友觉得相见恨晚,然后开始噼里啪啦的聊,自此两个原本陌生的人开始介入对方的生活,比如你会把他的名字烂熟于心,他的朋友圈里可能会出现一条你抱怨论文难写的动态。
还可能会在昏暗的灯光里互相看对上眼,天雷勾地火,二见钟情也不是不可以。然后他就在拐你回家的这条路上开始了百折不挠。
以上皆为想象。

当然了,生活的千变万化不可能会让我们想象的到。就像一件事情未发生前你永远的不会知道在发生时会不会出现该死的墨菲定律。

我们的小王同学这些也许是不知道的,悄咪咪的说一句他正把那丝丝期待努力转化成要换完债的轻松。

可是实际上呢?我相信我们都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感情。
嘘,请你上嘴唇碰下嘴唇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嘛。

评论
热度(10)

© 竹柒安 | Powered by LOFTER